雖然採取曖昧的表達姿態
日文文法毫無疑問是嚴謹的
不過這樣的嚴謹卻會在巨大時間之下改變



舉例來說,
あります用來表示無生物命的存在,而います用來表示有生命體的存在,
但います是後來產物,原先只用あります概括所有的存在。
所以呢,要是聽到有人用あります來說生命體的存在,大概是老一輩的語言習慣,
現在的正確,是要加以區別的。

這就是以世紀為單位的丈量,一種微妙的動態嚴謹。

日文的巧妙之處在於大量依賴助詞而助詞本身沒有任何意義。
助詞就像是空氣造的透明橋,
不走過去就不會明白句子要往哪裡去會到達什麼樣的地方,
實在是很令人著迷。
日文第二個巧妙之處在於不到最後無法確知肯定或否定,
所以一定要仔細走過每座橋完整站在終點上才會知道,
在某程度而言是吊人胃口,或說,需要耐心傾聽。
日文的嚴謹亦建造在這兩個巧妙通則之下。

回到動態嚴謹。
世界上有很多這種嚴謹的改變,
今天天文館也有兩個例子可循。

其一是”12/27 土星環今年內最小傾斜角(-0.99度)”這則新聞,摘錄一段內容--
12/25~12/29期間,土星環達到今年內呈最小傾斜角:-0.99°。之後的傾斜角仍將逐漸一直減小,一直到2009年達到最小,薄薄的土星環將側向地球,看來如同土星環消失一般;也正因土星環傾角逐年減小的關係,使得近年土星衝時的亮度不若以往。

還有這則也是--
天主教皇本篤十六世在紀念伽利略用望遠鏡觀看星空400周年的一次活動上,對這位17世紀義大利
天文學家的貢獻表示讚揚。伽利略曾以望遠鏡發現金星盈虧、木星衛星 等現象,間接支持哥白尼提出之日心說,激怒了天主教會,被迫放棄自己的觀點,並被軟禁。教皇表示,理解自然的定律可以「激發人們對上帝傑作的感激」。教皇保羅二世在1992年亦表示教會曾對伽利略的批判是「悲劇性的錯誤」。

看似毫無關聯的日文和天文,
卻隱藏著相同的關鍵密語,
這個世界,真的是很有趣哪。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aysfantasy 的頭像
faysfantasy

人生に素直になるように

faysfanta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